肺衰竭致失忆不良于行‧妻揹夫看病打工养家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31 分类:创新关注 评论:79 条 浏览:796

肺衰竭致失忆不良于行‧妻揹夫看病打工养家(吉隆坡24日讯)贫穷夫妻患难见真情。45岁华裔男子俞鸿伟两年前因肺衰竭而引发脑膜炎、癫痫症及免疫系统失调等併发症后,陆续出现不良于行、口齿不清和失忆症状,以致生活不能自理,且无法工作。虽然如此,中国籍妻子对他不离不弃,除了到处打工赚钱维持家计及缴付他的医药费,同时还得不时费力揹他上车下车,送他到医院复诊。就在夫妻两人携手共渡难关时,妻子突然无故被老闆辞退,屋主又以卖屋为由要求他们在月底搬迁,令他们感到前路茫茫。妻遭老闆辞退俞鸿伟与41岁中国妻子夏广平租住在旧古仔路快乐花园一间排屋,一直以来,两口子都是靠俞鸿伟在节目策划公司上班赚取的收人维持生计,俞鸿伟还为了让妻子过上好日子,日日加班至凌晨三四点都不言累,怎知一场大病却夺走他的工作能力,让他们不仅花光所有储蓄,迄今还拖欠亲友逾2万令吉医药费。《》日前随同士布爹国阵主席特别事务官王晓亭去探访俞鸿伟夫妇时,夏广平披露,丈夫于2010年陪她飞往中国数个月,以探望因摔倒而引发脑震蕩的母亲期间,突然发高烧而被送入广州一家医院,经专科医生检验,最终证实丈夫患上了肺衰竭。欠亲友2万医费“丈夫因感染了肺痨的病菌而得了脑膜炎,且免疫系统出问题,所幸经医生抢救下,在加护病房接受观察9天的丈夫终于甦醒。"她说,丈夫在中国治疗的一个月,他们前后向亲友借了2万令吉支付医药费,至今仍没有能力偿还这笔债务。“这场病严重影响丈夫的日常生活,他双手使不出力,双脚也不良于行,必须坐轮椅,脑细胞也被病菌损坏,造成他的记忆力衰退,口齿不清且表达能力如小孩子般,偶尔他也会出现羊癫痫的症状。"俞鸿伟与夏广平结婚8年,之前一直都很幸福,他们还计划生育,但随着俞鸿伟因患病而变成残障人士后,儘管生活被打乱,但两人仍紧紧相互扶持,坚守结婚时许下的不管疾病或贫穷仍不离不弃的誓言,令人感动。妻非大马公民难赚取生计曾学过广告设计的夏广平说,自从大排档老闆在半个月前辞退她和所有员工后,她目前唯有暂时靠捡纸皮为生,但每月数十令吉的收入根本不敷支出,于是,她到处找工作,但业者都基于她非大马公民而拒绝聘请她,令她难以赚取生计。随着丈夫患病后,夏广平便独力扛起家庭开销,她说,她明白长贫难顾的道理,因此,她在照顾丈夫之余,也主动外出打工,以应付家庭开销和丈夫的医药费。然而,由于她至今仍未取得大马公民的身份,使得她无法找到收入较高及较稳定的工作。在过去一两年里,她除了曾在大排档当伙计,也曾在家做手工劳作,以及到仓库当物品包装员。助中国妻申请配偶签证士布爹国阵主席特别事务官王晓亭说,她将尝试为俞鸿伟夫妇向当局申请配偶签证(spousal visa),据她了解,一旦他们取得有关签证,只要丈夫愿意签名,其外籍妻子便可在大马工作。“一旦取得这项签证,夏广平便可以申请工作准证,届时,她就可以从事正职,不必再遭受别人的异样眼光,且可找到更加稳定的工作。"此外,她披露,虽然当局在申请人民组屋的条例方面阐明,夫妻俩必须是我国公民才能申请组屋,但她认为,夏广平日后若取得公民权,可再通过其他管道向有关单位提出法外开恩的申请。“我会继续跟进俞鸿伟申请其他福利金的事项,希望能协助他们夫妻解决生活费的问题。"屋主催9月杪前搬走“屋主最近说,他已卖掉我们所租赁的房子,并催我们在9月杪前搬走,但我们目前只剩下1000令吉的储蓄,我们该怎幺办?"俞鸿伟夫妇曾向当局申请人民组屋,但至今仍无下文,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夏广平只得向社会人士求助,以协助他们在旧古仔路附近寻找一间租金低廉的房子,让他们至少有瓦遮头。此外,她也恳请民众捐助他们一笔生活费,以助他们渡过目前的难关。夏广平称,丈夫虽已成功于去年取得残障人士卡,每月可领取300令吉福利金,以支付医药费,但其他开销如到医院複诊的交通费、800令吉房租及生活费等,每月都需花费至少1300令吉,即使省吃俭用,她也独力难支。因此,他们夫妻俩目前急需民众捐款纾困,以助他们渡过眼前的难关。为省交通费当夫复健师为了医治丈夫的病,夏广平已向亲朋戚友举债逾2万令吉,至今仍未清还,如今,他们夫妻俩连三餐和住宿都成了问题,她为了节省开销,决定当丈夫的手和脚。她说,丈夫必须到医院接受物理治疗,为了节省交通费,她遂当起“复健师",每晚替丈夫做一些简单的复建动作,好让他的腿部肌肉不会萎缩。“如果要去附近的一些地方,我就会把丈夫揹到轮椅上后,就这样推着他步行出去。"失望哥哥从不探望俞鸿伟自双亲过世后,他唯一的亲人除了妻子,还有一个哥哥,但当提及哥哥时,他立即伤心的哭着说:“我只有一个哥哥,但自从我生病这两年来,他都不曾来探望我,我很失望。"接受了两年的复健疗程后,俞鸿伟在今年初已能站起来慢慢步行,不再依赖轮椅。虽然腿部情况稍有好转,但他的双手仍无法使力,因此,他在签署所有重要文件时,都只能靠打指模取代签名。妻子夏广平说,丈夫偶尔会记不起自己患病的原因,甚至记不起近亲的名字。夫心疼妻“恨不得自己早死”“我恨不得早点死!"俞鸿伟眼见妻子为了他而忙得焦头烂额,工作之余还得照顾他的生活起居,让他深感自责,他常诅咒自己“快点死",还要求爱妻另觅幸福,但妻子仍坚持留下照顾他,且不嫌累地天天帮他做复健和揹他上下车去複诊,尽显夫妻情深。工作带着丈夫一起虽然患病后的俞鸿伟说话含糊不清及缓慢,但他所吐出的每字每句中,都充满对妻子的感激之情。俞鸿伟不想妻子再为他捱苦,他数度眼泛泪光哽咽着说:“我会照顾自己,当我看到她在外面辛苦工作时却被人瞧不起的一幕时,虽然我很心疼,却无法帮她。"“若我两年后去世,她怎幺办?谁来照顾她?所以,我才叫她回中国娘家。我已很知足了,以前天天坐轮椅,现在可以慢慢走,虽然辛苦,但我还是坚持要走,总比坐轮椅好。"此外,夏广平语气坚定的说,婚姻是一辈子的承诺,即使再苦,她也不会离开丈夫。“他经常埋怨指自己拖累了我,还诅咒自己快点死,我担心他耍性子不吃药,所以绝对不会离开他。"她披露,为免丈夫在家胡思乱想,她早前到住家附近的大排档工作时,都会带着坐在轮椅上的丈夫到档口,并让丈夫坐在一旁直等到她晚上下班,再一起回家。‧报导:陈安棋‧摄影:萧国辉‧2012.09.24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