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体书(店)输了吗?书将重获尊严与权威,谁别想取代谁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3 分类:创新关注 评论:80 条 浏览:284

2005年,跟英文版同年出版的中文版《有钱人想的和你不一样》,至今依旧长销。这本书的书名,几乎说明了一切。整理他全书所言,其中最大白话,却也最令人搥心肝的一点是:富人用结果来衡量所得,穷人用时间来估算酬劳。

这样的原则,似乎也可以拿来检视「电子书」和实体书的差异。

实体书(店)输了吗?书将重获尊严与权威,谁别想取代谁

为什幺要使用电子书?或者,电子书为什幺会被发明出来?为了方便。

携带方便,阅读方便,储存方便。那幺,如果用结果论来看的话,电子书和实体书的对决,根本就是双赢:各种方便性都好,时间又节省下来。

今年八月,台湾在主流电子书阅读器Kindle和Kobo之外,终于要出现第一台完整整合繁体中文硬体、软体及内容的mooInk。台湾的电子书市场的荣景,似乎将会因此而掀开新的篇章。

我们似乎可以接着问,网路购书显然要比实体书店来得便宜便利。相较之下,网路购物也要比实地购物来得便宜便利。亦即,电商简直可以打趴绝大多数的实体店面。因为不管从结果,从时间和便利性等等来看,这是不可逆的趋势。不是吗?

正所谓,成绩不好的小孩只要考好一次,全班都会知道。起点低的东西,他只要双11卖得瓜瓜叫,大家就会误以为网上得天下,顺理成章的就可以网上治天下。错,大缪莫过于此。

根据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报告指出,2016年全球零售市场规模约为22兆美元,而其中来自电商的产值,只占其中8.7%;即便到2020年,也只会佔到14.6%。什幺意思?那就是,人们还是喜欢看得见摸得找的互动体验。

电商的确改变了商业模式,让这群人失去的工作,让那群人得到新的工作。这是事实,而且是个会继续让人伤感也让人兴奋的事实。但是,说到底,体验这件事情,永远无法被取代。商业界现在跟未来的所有努力,都在创新或改善体验的品质。

如此说来,电子书相对于纸本书,网路书店相对于实体书店,一样是在让某些人失业,让某些人得到新的职位。

信心动摇了吗?

不,读完安伯托.艾可和尚-克洛德.卡里耶尔(Jean-Claude Carriere),以「书」为主题的系列对谈所整理而成的《别想摆脱书》之后,我不但觉得这个问题是个假命题,而且还对书(店)未来的理解,豁然开朗。

实体书(店)输了吗?书将重获尊严与权威,谁别想取代谁

安伯托.艾可的名声很大,《玫瑰的名字》、《傅科摆》、《美的历史》和《丑的历史》都是他写的。他的杂文、随笔跟论文集,也都很有可观之处。

尚・克洛德・卡里耶尔何许人也?他是「新法国电影电视学院」院长,写过八十个电影剧本(包括改编米兰.昆德拉经典名作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,还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得奖作品《锡鼓》等),出版过三十几本书,和世界级导演彼得・布鲁克合作过七个剧本。

他们两个人的对谈,智慧的火花四射,完全可以当做厕所读物。

这不是讽刺,而是极大的恭维。因为,你可以随便从任何一页读起,都可以读得兴味盎然。二老太过博学,太能融会贯通,太上知天文地理下知民间疾苦宇宙洪荒,太爱在人间大爱阅读蔓延时。

卡里耶尔说,每次有影像新科技问世,创作者与欣赏者彷彿都在面对「勒索」。人们彷彿天生就得接受这些变革,不思学习就会变成过时的视听文盲。他认为,「科技绝不是一种便利。它是一种强求。」

所以,电子书跟网路书店会愈加蓬勃发展。这跟电商兴起,迫使许多实体店面倒闭一样。新的动态平衡就会随之出现,一如雨果在《钟楼怪人》中,也曾透过副主教发出感叹:「这一个扼杀另一个,书籍扼杀建筑」。

这句话的基础来自于,文化是一个有机的过程,一直处于不断变化当中。曾被形容为「凝固的诗」的建筑,是所有伟大知识的集大成者。等到印刷与造纸技术变得普遍之后,知识的传播方式就定于一尊在「书」上面了。

现在,答案已经揭晓,电子书也好,网路书店也罢,都是一种过程,一种进化的过程。长江后浪会推前浪,只要水永远是水,水就不会被浪给取代。因为,浪就是水,水就是浪呀。亦即,电子书跟网路书店都是选项之一,谁都别想取代谁。

实体书(店)输了吗?书将重获尊严与权威,谁别想取代谁

卡里耶尔说,有出版社希望他找人类学家李维・史陀(对,就是《忧郁的热带》作者),来进行对谈并彙整成书。

当时快要过百岁生日的史陀先生拒绝了,他说:「我不想重複说那些我从前讲得更好的话。」卡里耶尔盛讚老先生有着「多幺美妙的清醒!」他并进而得出,「游戏总有一天会结束,你的游戏,我的游戏」这样的结论。

文化上的变革,很难说这个可以取代那个。应该说,这个刺激那个的深度,那个彰显了这个的广度。最容易被拿来对比的就是电子书的出现,并没有消灭纸质书。电视没有取代电台,Wii也没有使得人们不再打网球了。

然而,实体书店的经营的确越来越艰辛。在两岸都得到高度肯定的诚品书店,近年来都是以「品牌生活馆」的盈余,来补贴书店的经营。许多小、微、特的独立书店,更是只能把人事与经营成本用尽洪荒之力去拧出水来,充当持续经营的本钱。

为了鼓励新的实体书店出现,支持原有的特色书店存活,大陆的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十余个城市,每年都有专项资金在补贴书店。补贴新开店面的装潢,补贴书店每年的房租,补贴书店举办的相关活动,还有最厉害的一招是缴税立刻返还。

上海市补贴书店经营的专项资金是每年1,500万人民币(约台币6,600万),其中有500万专门指定于补贴书店的房租。书店如果有讲座、课程、或者是主题性的活动,还可以逐项跟市政府、区政府去申请补助。这部分的经费,绝对也不少。

实体书(店)输了吗?书将重获尊严与权威,谁别想取代谁

光上海这座城市,支持书店的存活与经营,大概就投入将近一个亿的台币。这样的力度跟规模,虽然惊人。可是,不管是实体书店和网路书店,还是得有人去买,去读,这才有意义。

实体书店的式微,让许多有心人走向微(店面规模规模)、特(选书走向特定领域)、专(服务人员的知识)三个方向去深入。所有的爱书人,应该都有「美妙的清醒」,用实际行动去支持书店跟纸本书的继续存活。

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德国文学家赫曼・赫赛在将近一个世纪前说到:「新的发明越是满足人们对娱乐和教育的需求,书也越将重获尊严与权威。」这一天,应该迟早就要到来。


原标题:实体书(店)还没输,因为我们还拥有「美妙的清醒」


相关推荐